腰靠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腰靠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咬掉淫贼的舌头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5 19:39:59 阅读: 来源:腰靠厂家

山东某县有个秀才叫吴雪,他的妻子张氏长得十分娇艳,是当地首屈一指的美貌妇人,吴雪在离家比较远的地方教书,因为路途遥远,常常不能回家,张氏只好在家守空房。

村里有一座尼姑庵,庵里只有一个尼姑,不过二十来岁,也是青春年少,与张氏平常不错,二人常常一起来往说笑。一日,张氏因吴雪多日不归,家中寂寞,便邀尼姑过来喝茶。二人边喝边谈,一直谈到天晚,张氏才送尼姑出门。可巧村里有一个混混,名叫魏成,刚巧从张氏门前走过。一见张氏如此美貌,不觉竟忘了移动脚步。

晚间,尼姑正要上床歇息,忽听院门被人轻轻叩响,急忙来开,只见一条人影一闪便闪将进来,原来是魏成。

“死鬼,又是你!”尼姑故做怒容,“昨晚才去,今夜又来!”

原来,魏成与尼姑二人间早有奸情,私下往来已有二年。

“今夜特有一事相烦姐姐。”魏成笑道。

“狗嘴不出象牙。”尼姑说,“绝无好事。”尼姑说着,将魏成带入卧房,二人坐定。

“今日小弟偶然撞见姐姐从吴家出来,那张氏在后边相送。此妇早有艳名,只小弟从未得见。今日一见,其美比所传更盛,岂止美艳,天姿国色不为过也。现请姐姐可怜小弟,为小弟设一计,将此妇送与小弟受用一日,小弟永不忘姐姐大恩大德。”

尼姑听了,侧过头说:“什么天姿国色,我看也不过平常而已。”

魏成一听,赶忙又说:“是是是,小弟一时颠倒,信口胡说,姐姐大人海量,不以为过。小弟的心只在姐姐身上,姐姐的心装在小人肚里。只求姐姐让小弟受用那妇人一日,小弟对姐姐永世感激不尽。”魏成说完,双膝跪倒,磕头有如捣蒜一般。

“真正巧嘴花舌。”尼姑笑道。

“姐姐真个应允了?”魏成满心欢喜地从地上爬起来。

“谁说我应了?”尼姑变了脸道。

魏成一听,又把脸哭丧下来。

“你这不知羞耻的东西,馋嘴猫似的,吃着碗里的,看着锅里的!”尼姑骂道。

“姐姐骂得是,姐姐骂得是。”魏成诺诺连声。看见尼姑侧过身去不理他,他又急忙转到尼姑面前跪下,将手来扯那尼姑的裤脚,连连央求道:“姐姐生气,要骂便骂,要打便打,只是这件事姐姐一定要助小弟成功。我前日已找上好金匠给姐姐打了两只赤金镯子,此事要何花费姐姐只管说一下,事成后小弟必有重报。便是要小弟的家私、性命,也只管拿去。”

尼姑听了,回嗔作喜,说:“你的家私、性命我也不要,只要你日后不可负了我。”

魏成一听尼姑的日气有了松动,不禁大喜,又连叩头,道:“姐姐成全了小弟,便是小弟的重生父母,再造爹娘。”

尼姑闭目思忖了一会儿,说:“办这种事不可直接说与她,妇人面皮薄,即便心上有意,嘴上也难以应承。要成全你这件事,必诱使张氏来庵,我设法将她灌醉,你方可从中下手。等她醒来,生米已成热饭,到时再慢慢用言语开导她,她即便心有不甘,而事已至此亦无可如何。关节一打通,你二人今后便可长久往来。”

魏成听罢,拍手赞道:“好计!好计!”

于是二人又密密筹划一番,决定依计而行。

第三日,尼姑一早便来到张氏家中,说今日在庵中备下茶果糕点,特请张氏移步至庵中一叙。张氏本来就嫌在家中清冷孤寂,见尼姑来邀,便欣然前往。到了庵中,二人品茶尝果,谈笑甚欢。尼姑又从侧房中搬出一小坛酒,请张氏品味。

张氏大为惊讶,问道:“庵中何来此物?”

尼姑笑道:“天寒时节,聊以暖身。或遇有如妹妹者,饮少许可助谈兴。”说罢又极力劝张氏少饮一些。

张氏见尼姑如此盛情,不便推辞,便与尼姑对饮起来。但张氏不知尼姑心怀鬼胎,饮酒是假,而自己不明底细,饮酒却真。刚饮时,还不觉得什么,三杯两盏之后,便却有些支撑不住,看那尼姑却若无其事,且越来越催得紧。张氏勉强饮了四五杯后,便觉天旋地转,连告不能再饮。尼姑见张氏额头浑滓汗出,知道她已醉,便假意说道:“我扶你去卧房歇一回。”

尼姑将张氏扶进自己的卧房,帮助张氏脱了鞋袜,褪了外边衣服,便两手虚掩了门,冲从旁边屋里悄悄溜过来的魏成递了个眼色。

魏成在门外略等了一会儿,估计张氏睡熟,便悄悄走入室内,与张氏云雨一番。完事以后,张氏方才消去醉意,如梦初醒。一看刚才与自己云雨的竟是一陌生男子,不觉大哭起来,拉住魏成寻死觅活。

此时尼姑正在门外听动静,听得里面叫喊起来,急闪身入内,先命魏成出去。再用言语慢慢劝解,诱导张氏。张氏本来也是一水性杨花之人,眼下又迫于情势,也只好点头勉强顺从。以后,经过尼姑传递消息,张氏与魏成二人又在庵中来往了几回。

但事机再密,也会泄漏。日子一久,此事渐渐被尼姑庵附近的村民们知道,又慢慢流散开来,最后终于也传到了张氏的丈夫吴雪耳中。那吴雪是有心机的人,知道后并不当时便大呼小叫地发作起来,却不动声色的想了两日,终于被他想出了一个报复的妙计。

一天晚饭后,吴雪将张氏叫到卧房,说:“你和魏成通奸,我已知之。你若是从实讲来,我也不处置你。你若不吐实情,我眼下便将你打死在这屋里!”

张氏吓得双膝跪倒,连连即头,哆哆嗦嗦地将事情原委讲了一遍。吴雪听后笑道:“我也听说你是被尼姑诱骗而遭魏成那厮奸淫的,本非你的本心,当然也不能怪罪于你。你且起来。”

张氏仍趴在地上不敢起来,吴雪上前将她扶起,张氏战战兢兢的,斜了身子半坐在屋角儿的绣墩上。吴雪说:“你既遭污。我也受辱,此仇不可不报。我有一计,你须照计行事,不可违”。

“贱人不敢。”张氏连连点头。

“明日晚上我装作还要到外村去教书,你把魏成约到家里来。你可与他假作亲热,趁其不备,将他的舌头咬下。以后的事你便不要管,自有我来处置。”吴雪说毕,又仔仔细细嘱咐了张氏一番。

第二夜,张氏果然托尼姑告诉魏成,说丈夫今日已动身去外村,让魏成家来。魏成一听大喜,因为前几次张氏与他来往都显得有些勉强,并不尽兴,且都在尼庵之中,有尼姑碍手碍脚。今日张氏忽将自己邀至尼庵之外自己家中,想必是张氏对自己情意已深,所以想避开尼姑,二人可姿意任情。想到此处,不等夜深,魏成便翻墙跳进了张氏家的院子。

魏成摸进屋内,张氏果然已经盛装丽服坐于灯下,正向门外张望。魏成喜不自胜,上前一把楼住张氏,二人便相依相偎地倒在床上。张氏张开嘴,伸出自己舌头,轻轻放入魏成嘴里,二人的舌头相互抽递迎送。一会儿,魏成也将舌头放人张氏口中,张氏也如法炮制。魏成正当得意忘形,忽觉口中一阵剧痛无比,想叫却叫不出声,低头仔细看时,却见张氏嘴里正咬着自己半截血淋淋的舌头。

张氏咬着舌头,扭身朝屋外跑。魏成口中疼如刀割,也顾不上追赶张氏,急慌慌地朝自己家中跑。这时,吴雪笑着从一间房里出来,对张氏说:“干得好,把那半条舌头交给我,你收拾一下去睡吧。我去去就来。”说完,吴雪用纸将那半条舌头包好,揣进怀中。然后又带了一把利刃,直奔尼姑庵。

到了庵外,吴雪并不敲门,翻身越墙直入尼姑卧房。

尼姑刚刚熄灯上床,尚未合眼。听得人声,问道:“是谁?”

吴雪将身闪在门后。

尼姑见无人答话,便点起灯,开门来看。门刚一开,吴雪便直闯上前,将尼姑当胸揪住。尼姑未来得及喊上一喊,已被一刀结果了性命。吴雪将尸首拖到床旁,从怀中取出魏成的半条舌头,放入尼姑口内。事毕,吴雪吹灯掩门,仍跳墙出了尼庵,循原路回家。

第二日,村里的地保向县令报案,尼姑庵中的尼姑不知被何人所杀。县令立即前来勘察,发现尼姑口中有半条舌头,随即派衙役四处捉拿口中缺舌之人。衙役四处打探,可巧昨夜夜半,有两个外出做工的瓦匠回家,见有一男子在路上狂奔。瓦匠上前问其何事,此人摇头不答,口角边鲜血淋漓。衙役带这两个瓦匠在村中寻访指认,发现此人即是魏成。

县令将魏成捕到大堂一间,魏成果然口中缺舌。地保又将魏成平日不务正业,专爱女色,与尼姑暗里不干不净之事说了一遍,县令乃深信魏成即凶手,遂将其处死结案。

此事之后,吴雪终究还是对张氏有了恶感。不久,他又看中了另一个漂亮的女子,遂花钱买了来作妾,对张氏便更加疏远了。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