腰靠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腰靠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缘深缘浅得失不论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4-05 18:19:32 阅读: 来源:腰靠厂家

初见,他是皇帝,她是阴差阳错在祭祀大典时掉入他怀中被误认为是圣女的小狐狸。

那日,他把她甩在地上,冷冷的说:“孤从不信这世上有什么神佛,说吧,谁派你来的,说出来孤或许可以给你个痛快。”

她抬起头,望着他那张好看得不可思议的脸,一字一顿的说,“我不是什么人派来的,要不是本姑娘练飞行术失败了,不小心掉到这里,你以为谁愿意来你这如金丝笼一般的皇宫啊?”

“你是妖?”他目光沉沉的问。

糟了,她捂住自己的嘴巴,好像说漏嘴了呢,云恋柒,你怎么这样笨?

他见到她这个样子,嘴边不由露出了一丝浅浅的笑,转瞬即逝。却看呆了云恋柒,“你笑起来真好看。”

好看?天澈愣住了,第一次有人用这个词形容他呢,不对,是第一次有妖。或许,并不是所有妖都会害人,天澈想。

他说:“我的母亲被妖所杀,所以我平生最恨的便是妖。”

她问:“我便是妖,你为何不杀我?”

“因为我在想,这世间是否能有一只妖一心向善。”他回答。

“所以你留下了我,你要把我囚禁在这吗?”她冷冷的问,哪怕玉石俱焚,她也不愿像以前那般任人宰割,被囚禁在金丝笼里。

“为何要囚禁你呢?我想知道,你的选择。”他表面冷漠,其实心里是忐忑的,他怕她不会留下来,怕她厌恶他。他不知道为什么,莫名的在乎她的感受,他不知道这是不是爱,但他明白,他不想她离开。

一切情愫,尽在无言中。

良久,她说道:“反正本姑娘现在不想回到那个地方,不如就暂且住在你的宫里,不过说好了,你可要好吃好喝的待我,等我想离开时,你不准拦我。”

面对少女撒娇一般的话语,天澈在心里无声的笑了,“孤答应你。”

后来,他对她的感情渐渐升温,她也将他当为了最好的……知己。

他问她:“你既拿我当知己,那你可有什么秘密?”

原本是打趣的话,却让正在笑的她忽然敛了神色,取而代之的是悲痛却又无措的神色,“什么秘密也没有啊”她慌张的说。

他明白,她不想让他知道,他并不生气,却有点心疼这样的她,他宁愿她仍是初见那个嚣张可爱,不谙世事的少女.她不愿说,他也不会强求她,他想,精诚所至,金石为开,只要他用心待她,总有一天,他会让她主动说出她的过去。

而所有的一切,都在那天被妖帝的出现给打乱,她的秘密再也瞒不住,他对未来的一切设想,也不复存在。

妖帝是在所有人都没有注意的时候出现的,那日,“皇上,有妖物闯进了皇宫。”

“国师呢?”天澈隐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,似乎与云落锦有关。

“国师已拜下阵来,那妖物说,说要皇上交出云恋柒,否则就血洗皇宫。”侍卫颤声说道。

天澈揉了揉太阳穴,烦躁道:“退下吧,孤自有方法。”

侍卫退下后,云恋柒出现了,不,现在应该称呼她为云落锦,云落錦坐在天澈的龙椅上,天澈却也没生气,经过这段日子的相处,他们早就不在乎这些礼节了。

“他终究还是来了。”云落錦说道,语气中似有感叹,又似有释然,但眼中却又极力压抑着的波涛汹涌。

“锦儿,你认识那妖物?”不是疑问,而是肯定。“是,他是我父亲。”云落锦说道。

她说,她原名叫云恋柒,是妖界妖帝的女儿,也就是妖界小主,她的母亲叫云柒殇,是九尾狐妖,与她的父亲极其相爱,却在生她时难产死去,为了纪念母亲,父亲给她取名为云恋柒,因为母亲的小名叫做柒柒。

“你为何会逃出来?”天澈说,她既然来了这里不回去,必是发生了什么让她不得不逃。

“后来,我与母亲越长越像,父亲渐渐拿我当做了母亲,不仅让我学母亲一切擅长的东西,还说,还说要娶我,但我与他是亲人,别说我不爱他,即便爱,我们这样,终是乱伦。”云落锦的语气中,是难以抑制的悲伤。

“为何不告诉我?不相信我吗?”天澈问道,心里有些悲伤,一瞬间泛滥成河。

“并非不信,你是凡人,这本就是妖界的事情,你又如何能卷进来?”云落锦说道。

“柒柒说的不错,你不过是一介凡人,有何资格阻止本君?”妖帝不屑的声音传来。

“父王,我不是母亲,你收手吧。”

云落锦说道:“你我是父女,又如何能行这般乱伦之事。”

“呵,只要是本君想做的事,没人可以阻止。本君看,你是因为这小子才不肯随本君回去的吧,既然如此,本军杀了他不就好了!”妖帝说到最后一句,眼中骤然出现杀气,不过短短一瞬,就有一道极强的妖法向天澈打去。

若被打中,以天澈一介凡人之躯又怎能不魂飞魄散?云落錦在脑中想道,身体条件反射的向天澈挡去。

那一瞬间,结果发生了改变……

“傻瓜,为何要替我挡那道攻击?!你不知道是会死的吗!”天澈看着怀中奄奄一息的女子,一时间泪如雨下。

云落锦伏在天澈怀里,气若游丝的说道,剧烈的疼痛,让她连说话的力气都快耗尽,“知道啊,天澈,我有没有和你说过,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,但是我甘愿为你奉献生命,我从未拿你当过朋友,因为……我思慕与你。”

“我知道啊,锦儿,我也爱你,你不要死好不好?只要你醒过来,我们马上就成亲。”天澈语无伦次道,可惜这句话,她再也听不到了。

眼睁睁看着深爱的女人毙命于怀中,天澈额上慢慢浮现出一个血红色的印记,似妖,似仙,似魔!

“堕仙印记?据本君所知,这天上地下目前只有一个人在渡劫……”妖帝慢慢看向天澈,神情也有不屑变成了惶恐。

“没错,妖帝。是本王,千年前留你一命,本王还真是后悔呢,既然你伤了她,也不必活了。”天澈打了一个响指,不过顷刻间,妖帝,灰飞烟灭。

就此,天界的天澈上神也不见踪影,据说他堕了仙,和心爱的人一起归隐山林了。

若干年后,天澈在忘情山上捡到了一直受伤的小狐狸,小狐狸在他手中不满的挣扎着,时不时还嚣张的叫两声,似乎在不满他在它面前的分神,像极了万年前的云落锦。

微风吹响了树叶,发出飒飒的声音,宛如故人声声在畔:天澈,你的锦儿,回来了。

烽火东周游戏

西游记口袋版无限元宝版

天封城破解版

相关阅读